手机版小说网首页搜索小说

书客吧小说网手机版

wap.shukeba.com

首页 » 穿成反派早亡妻 » 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尾声(三)

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尾声(三)

(如果本章的内容是错误的请点击举报!)

对于裴家军军符, 孝成帝并未死心。

今日乃是孝成帝最后一博。

孝成帝本便计划让皇后寻机会带殿中女眷离开, 届时宋欢“不幸”被黑衣人挟持,便可以此来要胁裴砚交出军符……

尚嘉郡主方才闹那么一出, 倒是帮皇后省了许多心思。

她看向宋欢, 凤眸微敛:“宋氏, 你听裴侯的话自是没错,但本宫的话……你便不听了吗?”

宋欢:“……”无法反驳。

果然是封建社会,位高一级光明正大压死人。

“臣妇不敢。”

宋欢深吸气忍下心中吐槽,面色沉稳的抬眸,“既是皇后娘娘美意, 那便劳烦红荥姑娘带路了。”

裴砚霍然起身,拽住宋欢的手腕,“本侯不许——”

“夫君。”

宋欢回握住裴砚的手,止住他想说得话。

系统方才又在她耳边警告, 如果此时裴砚执意要留下她,会导致孝成帝提前对裴砚动手。

而秘密入京的裴家军最快也要戌时才能入京, 此时时候未到,贸然激怒孝成帝, 只会让裴砚他们处于劣势。

宋欢眼神坚定,即便她这回真遭遇不测丢了小命,也能再回来一次。

她沉静道:“等我,我会回来的。”

裴砚薄唇不禁抿一条直线,娘子如此笃定,难道是今日之事也在她梦中出现过?

“快去快回。”他眯起双眸, 声音不知为何有些发紧。

宋欢弯眸,笑应:“好。”

“夫人,奴婢随您一起去。”锦月出声道。

这皇后娘娘如此咄咄逼人,说不得在背后藏了什么手段,她要跟着去照顾夫人。

可在她话音响起的刹那,宋欢便看见了她头顶上突然出现生命值警告的红色框框……

“不用,你也在这儿等我回来。”

“夫人……”

“听话,锦月。”

宋欢又转眸看向崔玉宁,带她去也许四皇子会派人保护,可四皇子派的人是保护崔玉宁的,和她无关。

如果真遇到什么不测,有女主在身边,她一个炮灰恐怕就更炮灰了。

“你也在殿中等着。”宋欢对崔玉宁道。

话落,那名唤红荥的宫女已走到她跟前,默不作声的立在一旁等她。

宋欢:“红荥姑娘,劳烦带路。”

红荥福了下身子,“侯夫人,请——”

宋欢跟在红荥身后踏出宣德殿殿门时,听见殿中重新响起了舞乐声。

与此同时,数位姿容妩媚的舞女与她擦身而过。

宋欢在这些舞女中看到了几位熟面孔,是曾经出现在宁县厨房中的人……

她缓缓吐出口气,裴砚那厮这次一定不能失败……

而在宋欢离开之后,裴砚却仍是不放心。

他唤裴深,贴耳对他吩咐了什么。

裴深颔首离开,孝成帝见状,便在暗中派人去跟着。

“主子。”四皇子的贴身侍卫低声询问:“属下可要跟去看看?”

四皇子沉吟,余光掠过垂首立在对面的崔玉宁,眼眸中划过一丝狠色:“不必,此事与我们无关。”

然而仅须臾功夫,裴深竟又回到了裴砚身边。

……

“红荥姑娘,你要带我去何处换衣裳?”

夜色漆黑,走了约莫一刻钟,宋欢只觉得视线所及逐渐变得荒凉。

红荥脚步迈得越发快:“夫人莫急,快到了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宋欢轻应一声,同时敲系统:「系统大大,你确定危险事件了吗?」

系统:「亲,很抱歉,轻稍等一下。」

「您离开宣德殿,会遇到的危险变数太多,本系统正在计算筛选……」

宋欢:「……」

「能不能麻利点儿?」

「虽然最坏的结果无非是再死一次,但能不死就不死啊!」

「万一再留疤了怎么办?我可不想变成一个满身疤痕的女人!」

「亲,危险事件已经筛选出来了。」

系统压根不理会宋欢的抱怨,电子音板平无波道:「筛选结果显示——共有三处危险源会导致您的生命遭受损害。」

宋欢:「快说!哪三件?」

系统:「危险源——第一处:一公里外的……」

宋欢:「……你卡了?」

系统:「……」沉默永远是金。

宋欢:「系统大大?」

系统:「……吱……兹……」

发出两声毫无意义的音节。

「啊!你个渣渣系统!」

「这么关键的时刻,你个破系统竟然掉线?!」

宋欢气到心肌梗塞:「我看你就是想坑我!」

愤愤关掉系统对话,她的心神越发紧绷。

幸好这破系统有不靠谱的前科,为防万一,宋欢这回出门也多做了准备。

当初离开宁县时她特意去盛源茶楼要来了特制迷·烟丸和能防止人中招的解药,宋欢摸了摸袖兜里的东西,悄悄松口气。

若是有人想害她,她就先向那人扔一颗迷·烟。

而且她腰封里还藏着一柄短刃……必要时候,也可以用来保命。

“走慢一些,红荥姑娘。”

宋欢的气息听上去有些喘,“我走得有些累了。”

红荥的脚步蓦地一顿,转身问:“夫人走累了?”

宋欢轻点下巴:“嗯,累了。”

“那夫人便歇一歇。”话声未落,红荥忽然从袖笼里掏出了什么东西撒向宋欢。

白色粉末洋洋洒洒,宋欢飞快侧身,却还是有一些落在了她脸上。

“你这是做什么!”宋欢厉声,脸色瞬间冷了下来。

红荥面不改色,“夫人不觉得睁不开眼么?”

这白色粉末也是迷·药?

宋欢身子不由微微晃动,眼神渐渐变得迷离。

这般看来,皇后特意让人支开她,不是为了让她死……至少现在不会让她死。

她抬手揉向眉心,宽大的袖袍挡住她大半张脸。

宋欢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,手指下滑,将一个绿色药丸塞进嘴巴里。

“夫人,您没事吧?”红荥面无表情的说着关切话语,一步步向宋欢走近。

宋欢含下药丸,心神已清明了些,但之前离开宣德殿时,系统就已经警告过她,不能和“红荥”硬刚,这人武力值比她高很多,硬刚只会让她的生命受到威胁。

如此,倒不如将计就计,能拖一时是一时。

宋欢眼帘轻闪,十分配合的向前倒去……

红荥将人接住按在肩头,转眸打量周围,直至确认四下安静无声,这才半搂半拖将人带到不远处的一处宫殿。

眼看着宫女将宋欢拖进冷宫,奉命来跟宋欢的暗卫一个飞身,偷偷藏在了墙角后面。

指挥使吩咐,若看到裴侯夫人遇到生命危险便出手相救。

眼下这人昏倒了,是救还是不救?

……还是再看看,静观其变罢。

“姑姑,人带来了。”

冷宫院内,皇后的心腹,红姑正坐在院子中央煮茶。

她的对面放着一张雪白的美人塌,闻言她并未抬头,只是伸手指了指那张美人塌,道:“将人放上去。”

红荥:“是,姑姑。”

不过当宋欢被放到踏上,红姑眼角看见她垂下的衣摆时,煮茶的手不禁顿住。

片刻后,她蓦地一声冷笑:“这宋家的姑娘竟然穿了当年唐氏的诰命服,真是不怕晦气!”

唐氏?

宋欢凝神,这是在说裴砚的娘亲?

但这劳什子“姑姑”突然来这么一句是什么意思?

她这厢念头刚闪过,另一厢红荥便问出了她心中的疑问。

“唐氏?姑姑说的是何人?”

宋欢:“……”嗯,果真是符合剧情套路的发展。

“何人?也是,这人都死了十多年了,世人怕是没有人记得她了。”

红姑笑容讥讽:“想当年唐国公府上的嫡女嫁给战功赫赫的裴侯,诺大的京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便是三岁的孩童都说长大要做将军,要娶像唐家娘子那样的人……”

她说着咱起身,坐到美人塌一侧,手指轻轻抚过诰命服上的纹路,喃喃道:“这衣裳是当初我亲手从唐筝身上脱下来的,她不配穿着这身衣裳去死……”

宋欢:“……”

卧槽?什么情况?这女人阴森森的有病吧!

“红荥,等收到暗号,我随你一起去宣德殿。”

红姑凶狠道:“我要亲眼看着唐筝的儿子死!”

宋欢:“……”

从这句话里闻到了上一辈狗血恩爱情仇的味道……

“可是姑姑,皇后娘娘吩咐过,不让您出现在小裴侯的面前。”

红荥为难:“你若是出现,小裴侯恐怕会认出您……”

“无妨。”

红姑摸着宋欢身上的衣裳,眼神流连:“事到如今,他便是发现又如何?”

——

同一时间,裴侯府外。

禁军副统领带一千兵马团团围住裴侯府,副统领带人敲响了裴侯府的大门。

却是敲了许久,都无人回应。

副统领心生不妙,“来人!撞门!”

他话音未落,一支羽箭划破长空,直直射向禁军侍卫。

副统领眼神一凛:“圣上有令!强攻!杀无赦!”

裴侯府上下,算上暗卫也不过两百余人,禁军侍卫很快便占了上风,第一波人翻墙进去后,便有人打开了裴府大门,霎时间,人群汹涌而进。

裴管家站在前院屋檐下,看着此情此景,人不禁笑了,堆得他脸上的褶子更加深邃。

“老李,你带人清外头,里头的人交给我了。”

“行行行,不跟你抢功。”李师傅闻言也笑了笑,带着一队人从后门出了府。

他们要保证,那些守在裴侯府外的人没人能回去传消息。

也要保证,今晚孝成帝得到的每个消息都是出自他们之口……

顷刻间,空气中弥漫起一股浓厚的血腥气。

半个时辰后,李师傅回到裴侯府和裴管家会和。

他身上沾满了血,是被暗卫抬回来的。原本完好的那条腿已血肉模糊。

裴管家一双眼瞬间被血染红:“裴喜,去请大夫!快去!”

“是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

裴喜身上也血糊糊的,听到话便急急忙忙的往外跑,不过他人还没跑出门便返了回来:“裴管家,秦、秦庄主身边的人来了,带了大夫。”

秦怀看着地上乱七八糟横躺着的尸体,让人先开出了一条能走的道。

“收到准确消息,若是陈正成功控制住你们,他会向孝成帝放信号弹。”

裴管家闻言,找到陈正的尸体,在他身上翻找出两支信号弹。

一声轻响,黯淡无光的夜空被短暂的印染成红色……

宫门外,禁军侍卫看见信号弹,急急赶往宣德殿向孝成帝禀报消息。

而在宫中某间荒凉的冷宫里,宋欢被夜风吹得很是迷茫。

这风开始把她吹得很清醒,可清醒过后,又吹得她脑袋昏昏沉沉的……恰在此时,冷宫院门被敲响。

一道尖细的声音传进来:“红姑姑,红荥姑娘,皇后娘娘要见人。”

红荥应声:“是,我这便和姑姑将人带过去。”

宋欢眉心一跳,三个人……真是太高看她。

她连红荥一个都搞不过啊……

「系统大大?」她尝试着又敲了一下系统。

结果丝毫不令人意外,破系统连无意义的音节都没有了,掉线的很彻底。

身子被人从美人塌上拖起,宋欢耳边响起她们的脚步声和拿起门闩、打开院门的声音。

“红姑姑……”

那小内侍尖细的嗓子发着抖:“皇后娘娘特地命奴来帮红荥姑娘的,您……您在这宫中再等会儿吧。待今日的事情结束了,奴再来请您。”

“皇后娘娘那里,我自会解释。”红姑说着向前迈一步,走在了二人前头。

那小内侍还想再劝阻一番,但被红荥一个眼神制止了。

他眼皮子一跳,不敢再多言。

宋欢就在这个间隙,从右手袖兜里摸出了两粒药丸。

一大一小,迷·烟丸大一些,扔在地上的瞬间会破碎成一阵白雾轻烟,闻到的人走不了几步便会倒地。

小的那颗含在嘴中能让人保持清醒,宋欢打算等她扔下大的这颗药丸便屏住呼吸,等他们都晕倒,她再把绿色药丸含进嘴中。

宋欢练过闭气,这对她来说不难。

现在唯一的问题是,她无法保证能同时迷晕这三个人。

尤其是红荥,她能不能一击即中……

宋欢头秃。

早知道只有红荥一个人的时候就该刚一刚,现在‘刚’感觉危险系数更高了!

但无论如何,她都要试试。

就算真刚不过死翘翘,也不能什么都不做,任由他们带她去威胁裴砚。

而且这会儿应该是最合适的时机。她记得红荥带她来的地方很偏僻,附近没什么侍卫巡逻。

但若是再靠近宣德殿一些,外头的侍卫一茬又一茬,她就真逃不了被抓的命运了……

手指一松,宋欢扔到地上一颗大药丸,同时屏住了呼吸。

当她不再呼吸,耳边的声音变得有些发胀。

一、二、三……

宋欢在心中默数五个数,便听“噗通”一声,有人应声倒地,是她右手边的内侍。

“姑姑!有人!”红荥低呼一声,看着倒地的小内侍,神情瞬间紧张起来。

“是谁?”红姑厉喝一声:“胆子这么大,不要命了?出来!”

然而四周寂静,只有夜风撞向树枝的沙沙声。

暗暗尾随的暗卫也是一惊。

什么情况?他没出手!

难道暗中还有人尾随?

一时间更是谨慎,不敢贸动。

宋欢趁她们慌乱之际,又使了些微力气从袖兜里摸出一颗迷·烟药丸扔到地上。

但这次,红荥看见了地上升腾起的白烟。

“捂住口鼻!姑姑!”红荥大喊,却在这间隙吸入了不少烟雾,片息间便晕了过去。

电光火石之际,红姑步子飞快向后撤开,向宣德殿方向跑去,边跑边喊:“来人!快来人!”

宋欢:“……”糟糕,来不及了。

她面无表情的睁开眼,将绿药丸含进嘴中,而后猛吸一口气,提起裙摆便往反方向跑。

速度之快,令偷偷藏着的暗卫都感到震惊。

不过更让暗卫震惊的,是听到红姑喊声,呼啸而来的宫中禁军侍卫。

暗卫眼眸一闪,更是不敢出手相救。

沉吟须臾,他看着两队禁军侍卫冲进方才的冷宫后,撤退回了宣德殿。

为今之计,以他一人之力绝对救不了这裴侯夫人。他只能回去,将消息带给指挥使。

……

宋欢万万没想到,反方向竟然只有一条死路。

她跑进这间荒凉破败的院子,便再没有路可走了。

院子中间还有她方才躺过的塌,和那个什么“姑姑”煮过的茶。

宋欢一共只带了十颗迷·烟丸出门,方才用掉两颗,可宫中的禁军侍卫却会源源不断地来这间院子寻她……

“这破剧情!”宋欢一脚踢在美人塌上,“怎么都逃不过去是吧!”

院门“嘭”地一下被撞开,一群带刀侍卫呼啦啦冲宋欢围了过来。

“是她!就是她!把她抓住去见皇后娘娘!”

红姑跑得太急,头发散了一多半,看上去更像个疯子了。

一柄刀利落横在宋欢的脖颈间,那侍卫队长的声音冷酷无情:“别废话!否则这刀若不慎划破了脖子……”

“呵。”

宋欢冷笑一声,不就是说狠话,跟谁不会似的。

她沉声回怼:“在见到皇后娘娘之前,你这刀若敢伤我一丝一毫,只怕你的头——也会从脖子上掉下来。”

作者有话要说:  是她!是她!就是她!

我们的英雄小哪吒!(收)

金金:下章…下章真的可以完结了。

——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Q、诺子诺 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诺子诺 5瓶;山河远阔w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书客吧小说网小说最全,更新速度最快,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:书客吧小说网!如果忘记本站网址,可以百度一下:书客吧小说网,即刻呈现!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不要忘记把本站加入书签哦!

上一章:第113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尾声(二) 返回《穿成反派早亡妻》目录 下一章: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声(四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