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小说网首页搜索小说

书客吧小说网手机版

wap.shukeba.com

首页 » 穿成反派早亡妻 » 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声(四)

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尾声(四)

(如果本章的内容是错误的请点击举报!)

宋欢不想死在乱刀之下。

如果注定要再死一次, 她希望最好能一击毙命。

或者像上次那样一剑封喉,也勉强可以接受……当然最好能死的“兵不血刃”。

但就在宋欢认认真真想“怎么死才最好”时, 押送她的禁卫军却在半道上把她交给了一队身穿夜行衣的人。

宋欢想起坑系统曾告诉过她的危险源,其中有一条便是她会被黑衣人挟持威胁裴砚那厮。

没想到所谓的“黑衣人”, 竟是皇宫禁军假扮而成。

这么一来, 不管今日宫宴上发生什么, 死了多少人,他都可以把这顶帽子扣在一个莫须有的黑衣人身上……呵。

宋欢暗暗冷笑,这孝成帝真是自导自演了一出好戏。

裴砚那厮……当真将这一切都算准了吗?

“老实点!”换装成黑衣人的禁军侍卫有持无恐,对待宋欢的凶狠指数眨眼间翻了个番。

负责挟持她的黑衣人抽出腰间短刃,扔了鞘,拿着一柄冰凉锋利的小刀紧贴着她的脸皮划动:“一会儿进了宣德殿, 你若敢胡言乱语,小心刮花你的脸!”

这倒真抓住了宋欢的命门。

——她承认,她是个在意容貌的肤浅人。

“我……我肯定配合。”宋欢态度转变的非常快, 怂得瞬间结巴。

黑衣人显然很满意宋欢的态度, 嗤笑一声, 移开贴在她脸上的小刀,提溜起她的后领, 挟持着人去宣德殿。

红姑本想跟着他们一起, 但刚迈出一步便被侍卫喊住:“圣上有令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”

……

“尔等何人,竟然进宫行刺?”

“来人!护驾!”

“……”

一踏进宣德殿大门,宋欢便感觉到宣德殿内“剑拔弩张”的氛围。

黑衣人和孝成帝成对立之势, 殿中大部分女眷已不见踪影,宋欢打眼瞧去,没看见锦月和崔玉宁。

百官护在孝成帝、皇后及诸皇子外,裴砚和玄卫指挥使元伯易带人守在最外头。

看见被黑衣人挟持进来的宋欢,裴砚瞳孔猛地一缩。

宋欢和他遥遥相望,瞬间收起了畏畏缩缩的神情,用眼神告诉他……不用担心。

裴砚薄唇绷直,神色渐渐镇定下来。

“别白费功夫了!皇宫里的禁军早已被我们解决!”

宋欢被黑衣人带到队伍最前头,她身旁站着的黑衣人头领个高人壮,声若洪钟。

其实宣德殿中的人都不是傻子,在黑衣人出现的一刹那,不同阵营中的百官早已向自己拥护的皇子投去询问的眼神,得到否定答案后,他们都开始怀疑黑衣人是另其他皇子的私兵伪装。

甚至,也有人在怀疑裴砚,会不会他要逼宫造反?

可在宋欢被黑衣人挟持走来之后,怀疑裴砚的人就打消了这个心思。

那么就只剩大皇子和四皇子了。

大皇子性情鲁莽激进,今晚逼宫之举确是符合他的性情。

只是让私兵伪装成黑衣人的招数,却不是大皇子能想出来的主意……这位的性子,没有这般缜密。

如此以来……倒是更像四皇子所为。

不过不管是谁,殿中的明白人都清楚,只要不是他们一直针对的裴砚,只要他们不强出头,等一切尘埃落定后识时务一些,便能性命无虞。

可在众人左右摇摆不定之际,大皇子却急切的对孝成帝道:“父皇,让元大人带玄卫护您离宫,儿臣帮您断后!”

这话一出,听在那些怀有疑心的人耳里,可谓是其心昭昭了。

便是楚徇,也有一瞬间的恍惚。

若不是他早知这一切都是父皇的谋划,仅凭今日发生之事和楚征的言行,他也会以为是楚征要弑父篡位。

可这番言行落进父皇心上,却会是截然相反的感受。

父皇心知肚明今晚这些人不是楚征的人,此等生死未卜的境地,楚征竟愿意让自己深陷险境,来为他这个父皇寻一条生路……

楚徇眼睑微闪,亦立即道:“父皇,儿臣请命和大哥一起为父皇断后!”

孝成帝闻言,不由看了楚征和楚徇一眼。

同样的话,不同的人说出来,孝成帝的心思也不一样。

老大性子急,头脑简单,应是真心实意的为他着想。

至于老四——也许,他已经猜出来今日之事乃是他所安排的局。

而就在这时,黑衣人头领又开口说话了,“逃?简直是妄想!整个皇宫都已经被我们控制,你们便是插翅也难逃!不过……”

他说着突然话锋一转,看向裴砚:“裴侯,您和其他人就不一样了,只要您把裴家军军符交给我,我便放您和尊夫人一条生路。”

话音一落,宋欢便被推了出来。

短刃和脖子间的肌肤相碰,似乎已经划破了她的一层皮,缓慢却绵密的疼意一点点侵蚀宋欢的大脑。

「系统?」

「系统大大,你在不在!」

宋欢最后尝试呼唤系统,可仍是没得到任何应答。

没办法,宋欢只得放弃挣扎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宋欢看着裴砚,想再给他一些提示:“你们这些黑衣人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。”

“我和夫君成亲那日,你们便用我一个弱女子的性命来威胁我夫君,今日竟然还是用这种招数,真是小人之举。我想,你们幕后的主子估计也不是什么正经人……”

“闭嘴!看来侯夫人记性不好!那在下就让侯夫人长长记性!”

那人说着,便挪动刀子划到了宋欢脸上。

“住手!”裴砚走出人群,双眸凌厉如刀:“放人,本侯将军符给你。”

此言一出,宣德殿中众人俱是一震。

为了军符,他们不知死了多少暗卫?

这裴侯今日竟真因一个女人交出裴家军军符?

“裴砚!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宋欢也急了。

这厮听没听懂她方才那番话背后的意思?她在暗示那厮,她一定会活下来啊。就像大婚那晚一样,她一定会活下来!

“娘子,为夫知道。”

裴砚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,也隐约明白宋欢话中含意。

可那些玄而又玄的事情毕竟只是猜测,他不能冒这个险。

况且欢欢遇险之事……裴砚并非不曾想过。

裴家军军符,他早已命裴不寿带在身上。

算算时间,裴不寿此时应已带裴家军行至皇宫,开始清理皇宫禁军……

为今之计先答应黑衣人的要求,才能更稳妥的救出娘子。

裴砚的声音忽然轻了下来,“欢欢,我说过不会再放弃你,相信我。”

相信他么?

宋欢眸光微凝,牢牢盯着裴砚。

把裴家军军符交出去,他们才是没有活路。

就算这厮真的为她失智,应该也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……

果不其然,裴砚望向黑衣人又道:“但军符本侯并未随身携带,而是放在了府中。不若你们派人随我和娘子回府去拿。”

“放肆!”不待黑衣人回答,大皇子竟是先怒了:“裴侯此言何意?难道是要弃父皇于不顾?”

孝成帝刚对大皇子产生了一丝改观,便被大皇子一句话又把自己打回了原型。

这蠢东西,简直没脑子!

“男儿本应保家卫国。”

“裴卿这么多年来一直守卫我大楚边境,护我大楚百姓的安危,乃是卫国。今日裴卿交兵符、救妻子,乃是保家。”

孝成帝一脸的冠冕堂皇:“裴卿,朕理解你的选择,不会怪你。”

将那裴家军军符交给这来历不明的黑衣人,岂不是将大楚的江山拱手让人?

大皇子不满,“父皇您这是糊涂了!”

“征儿!够了!”

孝成帝竖眉,冷声低斥大皇子。

大皇子自知失言,脸色不由白了白,不再说话。

裴砚默不作声。

事到如今,对孝成帝,他已不屑再虚与委蛇。

黑衣人头领不敢插嘴,安安静静听完孝成帝的话,才对裴砚道:“既如此,倒是也不必劳烦裴侯和尊夫人跑一趟,您有所不知,我们的人早已经拿下裴侯府,裴侯只需要告诉我,您将军符放在了何处。”

裴砚料到黑衣人不会答应。

但他们不答应是一回事,他却不能不提。

裴砚抬眸,眼底涌起一丝邪气:“如此也好,但你们要先将本侯娘子放了。”

黑衣人头领:“裴侯,你没资格和我们讨价还价。今夜便是你不配合,我等杀了尊夫人,再杀了你,然后再去把裴侯府翻个底朝天……我相信,那军符我们一样能找到。”

裴砚闻言面色忽顿,默了须臾,他才咬牙道:“你们拿到军符之后定要放了本侯娘子。”

一言一行,看上去皆是副极尽退让的模样。

黑衣人头领不禁笑道:“我答应裴侯。”

裴砚敛眉:“军符放在明松堂书房暗室中。暗室的密门藏在书桌上的砚台下,只要进去暗室,一眼便可看到军符。”

黑衣人立即招来身旁一人,让他去裴府查看。

而宋欢这时候也越发笃定,裴砚这厮早已备下应对手段。

这黑衣人若是去了裴侯府……只怕是有去无回。

在去裴侯府寻军符的黑衣人走后,“黑衣人”和“玄卫”双方又陷入了僵持。

黑衣人头领身后的数百黑衣人和元伯易身后的百余名玄卫正在“友好而又紧张”的对峙。

到了这种地步,聪明人早已察觉“这场逼宫”有猫腻,倘若真是逼宫,如此紧要关头这些黑衣人竟是先要裴家军军符?

但他们不会点破,他们只会装作和笨人一样,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皇宫和裴侯府的距离不算远,夜里街上无人,快马加鞭,来回半个时辰足以。

而在这半个时辰里,双方一直是无声‘僵持’的状态。

终于,宣德殿外终于传来响动。

一黑衣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,手中捧着一个檀木盒,小心翼翼的捧到了黑衣人头领边上。

“大人,东西拿来了。”

那黑衣人声音压得极低,宋欢站在他们旁边,也只是勉强听见。

黑衣人头领拿过檀木盒打开,入目便是一块黑漆漆的石玉军符,上头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“裴”字。

“这就是裴家军军符,果然与众不同。”黑衣人头领拿出军符来,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玩。

他只远远瞧过一眼这军符,仅凭看,他看不出这令牌的真假。

可这令牌入手沁凉,的确是一块百年石玉,应当做不得假……

而在军符被拿出的一刹那,高台之上的孝成帝双眸中倏然闪过一道亮光!

那是裴家军军符!

为这一块小小的军符他筹划了大半辈子,如今终于成了他的囊中之物!

孝成帝大喜,对扮作黑衣人头领的陈柒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可以对裴家小子动手了。

接到圣意,陈柒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当初裴家小子栽赃陷害济儿,竟是连让济儿回京的机会都不给,害济儿死在宁县那等不毛之地!

今日他定要让裴家小子也尝一尝无能为力失去家人的滋味!

将军符放进檀木盒,陈柒眼底闪过一丝戏虐。

凉风忽起,挟着一股泥土的气息吹向宋欢。

她抬起眸子,发现天边不知何时已乌云密布……

宋欢心头涌起了一股不安,可眼角余光看着黑衣人头领手中的檀木盒,她有些慌乱的心渐渐安稳了下来。

其实这样已经足够了。

这半个时辰里,裴砚一直站在最靠近她的地方陪她。

虽然两人不能言语交谈,可她在他眼中看到那份固执和疯狂。

他承诺过不会再放弃她,他不允许自己失诺……

宋欢弯了弯眸子。

这样的裴砚砚,她才不会放弃。

……

“放人。”

“若你胆敢食言,今夜绝走不出宣德殿半步。”

裴砚嗓音低哑,字句平缓,却每个字都透着狠,直听的人不寒而栗。

陈柒一时被骇住,待缓过神来不禁暗暗冷笑,“放人!当然放!我等岂是不讲信义之途?”

说着他吩咐挟持宋欢的手下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放了侯夫人!”

“……头,真放?”

“放!快放!”

挟持宋欢的黑衣人犹豫一瞬。

正在这时,陈柒对他使了个眼色,手下瞬间了悟,听话的放开了宋欢。

宋欢:“……”

感觉很不对劲的样子。

天边忽地响起一道惊雷,吓的宋欢猛地一激灵。

“怎么?侯夫人不想走?”

见宋欢不动,挟持宋欢的黑衣人不禁出声讥讽。

宋欢眼帘轻闪,看向裴砚。

裴砚也有一丝意外,他原本已做好准备让他的人人袭击黑衣人头领……

“欢欢,过来。”

但兵不厌诈,此人绝不会如此心善。

裴砚命令不变,话音响起的同时,带来兵符的蒙面黑衣人突然一个反手抽出黑衣人头领的佩剑——

可与此同时,挟持宋欢的黑衣人也朝宋欢扔出了手中短刃。

宋欢刚跑两步,便听“噌”地一声,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扎进了她的胸腔……

“欢欢!”裴砚看见那柄飞出的短刃,立即便扔出袖笼里的匕首去挡那柄短刃。

可匕首和短刃迎空相撞,匕首粉身碎骨,短刃却毫发无伤,甚至连一丝轨迹都不曾变动,仍直直的刺进宋欢背腔。

没能来得及。

这一次,他仍然没来得及救下她。

便如大婚那日,他分明动了挡开那柄放在宋欢脖颈间那柄剑的心思,出手时却变成了刺穿那黑衣人的胸口。

宋欢听见那厮悲痛凄厉的喊声,眼眶不由泛红。

她想对他笑一笑,却因为疼笑出了眼泪。

宋欢只能双手攥紧衣袖,忍着痛继续走向裴砚。

她还不能倒……

她得告诉这厮,她不会死,她会活着……

她可不想和裴砚这厮酿一出“罗密欧和朱丽叶”的悲剧……

作者有话要说:  宋欢卒,裴砚疯,全文完。(并不是!)

金金:flag虐我千百遍,我待flag如初恋。。。

(ps:多说两句。看到小天使的批评了,这一章内容的确是我写文时的短板。

这是一场群戏,是我很不擅长的内容,怎么写怎么安排我都还在摸索中。

但是写才会发现问题,发现问题才能改正,才能进步。

金·十六虽然flag常倒,但我不会逃避问题,感谢大家的督促~)

————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Elaine 3瓶;不语长安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书客吧小说网小说最全,更新速度最快,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:书客吧小说网!如果忘记本站网址,可以百度一下:书客吧小说网,即刻呈现!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不要忘记把本站加入书签哦!

上一章:第114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尾声(三) 返回《穿成反派早亡妻》目录 下一章:第116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尾声(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