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版小说网首页搜索小说

书客吧小说网手机版

m.shukeba.com

首页 » 元始纪之守望星辰 » 第24章 我们在哪颗星上见过

第24章 我们在哪颗星上见过

(如果本章的内容是错误的请点击举报!)

小师姐现在心很乱,自从今天上午的道术考核被元夕吻过后,那双凝望自己的星眸,竟然让自己沉沦其中不能自拔,小师姐是十六年来第一次有这种感觉,一想起就不住的心跳加快,脸颊发热,“哎呀,我是在想什么啊他,是我的小师弟啊,还是六岁不行,必须了结这事,我现在就先行出发,等过段时间大家应该就会淡忘了!”

小师姐猛地站起身来,所有的行李早就准备好放在储物袋了,也就没什么要收拾的了,既然决定了就马上行动,小师姐留下一道传音符通知了人皇和皇后,自己先行前往北昆州的行军驿站,等候后续大军的汇合。

送出传音符之后,小师姐站在寝宫大门外,回头看了皇宫一眼,叹息一声道:“唉,原谅我的不辞而别,小师弟”

小师姐随后身体逐渐上升,化为一道光线向北方飞遁而去。

“嗯?小师姐的寝宫怎么灯都灭了,有这么早睡的么!”元夕终于是下定决心要来找小师姐了,可他不知道的是若是不犹豫那一刻钟的时间,或许就能在小师姐走之前将她拦下。

“砰砰砰!小师姐,你睡了么?嗯,我想和你谈谈今天的事”元夕硬着头皮敲了敲小师姐的房门。

“还敲什么敲啊,你的小师姐早就走远啦!”大花猫在一旁伸了伸鼻子,大花猫今天本来也在远处看了元夕的考核经过,其中精彩之处自然是一览无遗了,强吻小师姐和扒光小师叔最是让大花猫拍爪称绝。

此刻大花猫也很八卦的跟着元夕过来想要看看后续故事,谁知元夕吃了个闭门羹,大花猫伸着鼻子嗅了嗅,小师姐的味道很容易辨认,浑身带着百花女儿香,一闻之下就知道小师姐曾经在门前站了有些时间,然后百花清香气味逐渐上升,往北方而去,大花猫把情况这一说,元夕马上就呆住了,小师姐还真的不告而别了!

“不行,我还是得进去看看再说,她一定留有什么信物的!”元夕推开小师姐的房门,闺房里仍带有小师姐独特的清香,房间很大,整理的干净整齐,床上空无一物,小师姐的确走了,走得很彻底,元夕无言以对,沉默地坐在小师姐的床板上。

“唉,小师姐连被褥都带走了,看来她的确不打算短时间内回来了,不过,即使小师姐被册封为了百花公主,还是那么的朴素,能用的全都带走了,呃,这床板好像被撬过,小师姐你不至于吧”

元夕越来越觉得小师姐的艰苦朴素精神值得自己学习了,想到这里,元夕下定决心:“不行,我得把床板给她带上,呃,不是,我必须要见小师姐一面!不能就这么让她给跑了!”

大花猫嗤之以鼻道:“你小子会飞么?还是跑得过你尊阶修为的小师姐?”

元夕沉吟道:“我的确跑不过天上飞的,但不代表我不会用剑飞啊!”

大花猫狐疑的看着元夕:“喵?你小子还想要御剑追上去?修行出剑意了?凭你士阶后期的修为你能追上多少?”

元夕摇了摇头:“我剑意还未修行出来,但是大衍剑决第三式人剑合一,能够无视剑意的限制而御剑飞行,再加上今天我的元力吸收了混沌之力后,银色的元力开始变成了暗银色,元力现在已经是加强版的混沌元力,剩余三成混沌元力能够支持我御剑飞行一段时间,再加上风系道术和符篆的加持,或许真能追上小师姐,我相信小师姐断然不会全力飞行,因为即将远征的她,不可能消耗灵力在这上面,所以事不宜迟!”

元夕话未说完,右手一挥,细如竹签的秋水剑从手中飞了出来,逐渐变大,元夕捏动剑决,“大衍剑决第三式人剑合一!”

元夕身子一跃,跳上了横在半空的秋水剑,大花猫也跳了上来:“咳咳,猫爷我怕你到时回来的元力不够,在一旁也可以帮忙一二,而且,没有猫爷的鼻子带路,你知道追多久么!”

大花猫为了看戏也是不惜耗费体力了,元夕笑了笑:“随你,不过,大花,你该减肥了!哈哈”

咻的一声,元夕驾驭着暗银色的光华闪动之下的秋水剑,瞬间遁空跟随着小师姐的尾后追去!

人皇和娇娇看着元夕御剑飞行,那道暗银光华消失在空中,无言对视一眼,人皇最终打破沉默:“罢了,估计夕儿只是去送送语嫣而已,下一代的事由他们自己解决,夕儿和嫣儿以后自己会明白的。”

人皇随即脸色一沉道:“嗯,话说回来,此次远征支援估计真的要有大动作了,按照前几次我前往北方昆吾战区的坐镇经验,越来越多的万族精英都不断蜂拥而至,看来六年前的灵气共振他们到现在还不死心,这次竟然联合在一起,对外声称是要深入大陆中心探险?哼,这花招骗骗无知小孩还可以!”

人皇的声音越来越阴沉:“如果是这样也就罢了,谁知魔神皇那些家伙们贼心不死,纵容下面的人在边境挑起事端,如今北方玄武圣城已经传来急报,大批万族联军在昆吾战区边境集结,魔族对外宣传是探险后援,哼!如此狼子野心路人皆知,既然他们敢来,就让他们放放血!”

娇娇也索性不再理会陈语嫣和元夕的事,如今战事当前,也的确让人很难再管这些儿女私情,她看向人皇道:“即便会有大动作,你也千万要看好嫣儿,不要让她亲身涉险,不说语嫣是不是玄清宫的圣女,全系灵根的绝世天才,单单就是嫣儿叫我一声娘亲,我就不能让她受半分伤害,嫣儿从小就是孤儿,师师把嫣儿捡回来的时候我从心底里就喜欢这孩子,她虽然不是我们亲生的,但我对嫣儿的关爱比舞儿还要更胜”

人皇点头坚定道:“娇娇你放心,嫣儿身上我留有神识,即便是嫣儿遇上了魔神皇,千里之内我也能瞬息赶到,明天我就要出发了,要好一段时间才回来,家里就交给你了,唉,只是你现在又要孤身一人了”

娇娇笑道:“算你有良心,我身为华夏古国的皇后,自然是要坐镇古都,安慰民心,你去到昆吾战区替我向师师问好!等战事稳定了就一起回来吧,册封皇妃的事就等着正主了!”

人皇老脸一红:“呃,好的,我会告诉师师的,嗯?夕儿竟然追上语嫣了!好快的速度啊,竟然不下于尊阶初期了!”人皇一惊,神识感应到了在陈语嫣小师姐身上有元夕的气息接近。

元夕的确是御剑飞行得很快,在加强版的混沌元力灌注和风系道术及符篆的加持之下,速度短时间内直逼尊阶,在大花猫的精准嗅觉导航之下,和小师姐的距离是越来越近了。

此时的小师姐本来飞行得不快,又是在途中不住地想起心事,速度便慢了下来,后来就直接降落在一片草原之下,看着满天星空发起呆了。

“嗯,猫爷我感觉味道越来越接近了,一路向北!”大花猫用爪子指了指前方,元夕听得大花猫说离小师姐越来越近了,忙加快速度,身影顿时化为一道光线冲北方而去。

“唉,为什么我看这漫天星空又想起了心事呢,为什么小师弟那对星眸会让我有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呢”小师姐双手托腮坐在草地上看着星空,看来她对于今天发生的事还是不能马上忘却的,如果元夕知道小师姐的内心,定是大喊小师姐的青春期来了!

忽然地,小师姐心有所感,扭头向后看去,只见后方天际有一道暗银色光线往此处划来,数息之间就要到自己身边了,小师姐秀眉一挑,“好快,这速度已经不比自己慢多少了,看来是一位尊阶高手,不过,嗯?怎么感觉有些熟悉”

元夕已经看到远处的小师姐坐在了草地上正在看星星,心情激荡之下输出了最大的混沌元力驱动秋水剑前进,元夕差点就以为自己要很久才能见到的小师姐,她的容颜又一次映入眼前,不禁感叹道:“你转身向北,侧脸还是很美”

大花猫打了个寒颤:“喵!想不到这臭小子还挺会说肉麻话的,猫爷我有点受不了了”

随着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,元夕看到小师姐的表情也越来越丰富,由疑惑,不解,猜测,确定,震惊,再到震惊得捂嘴不能言语

元夕缓缓慢了下来,从半空中降落下来,看着正在捂嘴震惊的小师姐轻声笑道:“呵呵,小师姐,怎么走之前也不说一声啊,看我追你追了多久!”

“小,小师弟?你,你怎么过来了?你居然能御剑这么久!”小师姐自然是震惊得不能再震惊了,先不说元夕为什么会追过来,就凭他的士阶后期修为还能御剑飞行追上自己,小师姐已经不敢想象了,而且,再往深处想,为什么元夕要追上自己呢?他想要干什么呢?

小师姐头脑除了震惊不解之外,还有一丝的心慌,小师姐尊阶初期的修为竟然有些怕低自己几个境界的元夕了,小师姐一步一步向后退着,有点怕元夕的靠近,怎料后退得急了,竟踩到了自己的裙摆,“啊”的一声,一个重心不稳就往后倒去,元夕眼疾手快,看见小师姐就要摔倒了,连忙身影向前闪动,一把抱住了小师姐。

再次闻到了小师姐那熟悉的百花清香,抱着她妙曼的腰肢,元夕不禁有些陶醉了,却还不忘继续调笑道:“小师姐,怎么见我就要晕倒了,是不是想我了?”

小师姐脸色一红:“胡,胡说,快把我扶起来!我不小心踩到裙摆而已”

元夕不为所动,重新见到小师姐自然是不能轻易就放过她,看她还敢不敢不辞而别了,继续调笑道:“别啊,我觉得现在不是挺好的么,你看你赶得这么急,现在还不是倒在我的怀里”

小师姐闻言神情更是羞涩,“快扶我起来吧我这样子好累啊,最多,最多我向你道歉行了吧”

元夕故意道:“嗯?这个姿势很累么,那我再抱紧一点!”

小师姐终于是被挑出怒火来了,“泥人也有三分土性,况且本姑娘还是你的小师姐,一而再,再而三地戏弄于我,难道真的以为我不敢教训你么!”

元夕只见小师姐那水汪汪的桃花眼中带了一丝怒色,赶紧见好就收,把她扶了起来,顺带拍了拍小师姐身上不存在的泥土。

“小师姐你看你,这样都照顾不好自己,我还怎么放心你去北部边境呢,不如跟我回去吧”元夕话音越来越小,只见小师姐的怒气越来越盛才收了嘴,不过转念一想,今天理亏的可不是我,有什么好怕的,元夕与抬起头与小师姐相互对视了起来。

小师姐见元夕又是这一无耻模样,无奈地笑了笑:“好吧,小师弟你这么远跑过来想要干什么,你还没回答我一开始的问题呢!”

元夕耸了耸肩:“是小师姐你不告而别,我才追上了想再见见你,此去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呢,北部战事我也是知晓的,这一次你可要万分小心,听说那里圣阶高手也来了很多个,你打不过就跑,千万别学壮士断腕,舍身忘己啊!知道吗?实在要上战场你就推脱肚子疼,就是女生每月都要来一次那个免战牌,知道吗,还有,军营里面都是很久没见过女人的大头兵,你千万不能被占了便宜,嗯,眼神也不行”

小师姐越听越是觉得元夕比起母后娇娇还要啰嗦,不过这么关心自己的人,也唯有不远千百里追上自己跟来啰嗦这些的元夕了,小师姐眼中温柔之色越浓:“唉,小师弟,你为何对我这般的好,我们,不能那个的,今天就当做是个误会吧,你这么远追上来我明白你的心意了,早些回去吧,不要让母后担心,知道么!”

元夕一听小师姐把话都给挑明了,还打算让自己走人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!

元夕当即声明自己的主权:“不行,我做的事必须由我一人承担,我亲都亲过了,摸都摸过了!小师姐,以后我不许你有其他男人,你是我的人了!”

小师姐却是没想到元夕会来这么一出,芳心一震,神情开始不断变换,最后叹道:“唉,小师弟,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”

元夕急道:“没什么不可能,我是皇子,你是公主,谁还能阻止我们在一起!”

小师姐连忙阻止道:“元夕,你不懂,我们有太多的隔阂了我们,我们是姐弟啊,怎么可能会在一起呢!”

元夕一摆手道:“我们又不是亲生的,你怕什么!”

小师姐反驳道:“那我还是你的小师姐呢!”

元夕继续摆手:“你要是真的这么在意身份,那我就不拜道圣为师尊了,这样辈分没关系了吧?”

小师姐不敢相信元夕会说出这番话,指着他急道:“你你怎么能这样!我辛辛苦苦代师授徒教你这么久你说不拜师就不拜师,你怎能这般儿戏!”

元夕一耸肩:“我也是为你小师姐你着想啊,我是不在乎辈分的!”

小师姐银牙一咬:“好,就算我们之间身份辈分没问题,那我问你,你今年才六岁,我今年十六岁,我们相差十年,我们之间有年龄代沟!”

元夕哈哈一笑:“哈哈,小师姐,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首先,我是六岁,但我可不是普通人,先不说我身高就差不多到你胸脯了,你见过那个发育这么快的,再等几年我就比你还高大了,还有代沟问题,你和我之间没有代沟吧,不然怎么和我在一起探讨谈婚论嫁的问题这么久你都反驳不了我!”

小师姐的确是反驳不了,不过转念一想,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元夕是解决不了的:“你!好,就算你口齿伶俐,但你别忘了,你相府里还有你的小未婚妻妙音妹妹吧,你怎么能狠心抛下她呢!”

元夕当时的确是被这个问题难倒了,不过想起今日妙音说的那句话,倒是心里有底气了:“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,现在加上你才两妻,你们平起平坐就是了,我又没有负心,有什么好怕的!”

小师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:“你!你,怎能这样!”没想到元夕三言两语就给轻轻击破了自己的借口。

小师姐终于说出了她内心最难过的关:“唉,元夕,你是我看着长大的,你是婴儿的时候我还亲手抱过你呢,总之,总之我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的!”。

元夕反而是笑了:“笑话,这就是你内心的最大障碍吧!你看着我长大,难道我就不是看着小师姐你长大么!我可是记得当初小师姐你把我抱起来,我还亲了你一脸的口水呢!还有天晚上,娘亲有事处理,父亲又不在皇宫,娘亲便叫了你来陪我们三个睡觉,我不肯睡觉,你便学着娘亲那样轻轻地抱着我,摇来摇去地还唱歌给我听,这多么好的回忆啊,换做是我,我都想在你婴儿时这样抱着你呢,其实小师姐你只是心中被世俗伦理束缚住了而已。”

小师姐一脸地震惊,简直是不可思议,元夕竟然记得婴儿时候的记忆!还说得丝毫不差,这些事除了小师姐自己之外,还真没对其他人说过,小师姐到现在才反应过来,忙问道:“你,元夕你怎么会记得婴儿时候记忆?这不可能啊!”

元夕轻笑道:“我一出生就知道啊,还能听懂人说话,只不过我没说出来而已。”

小师姐继续追问:“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啊?”

元夕显然觉得话题扯远了:“我本来就天赋极高,这些小事有什么好说的!我说小师姐,今天可不是来研究我的天赋的,其实根本就没什么能够阻拦我们在一起,只是你的心被旧观念束缚住了,还说你是绝世天才,怎么也不能免俗啊!还有,你刚刚所说的都是你的借口!你拿身份、辈分、年龄、甚至把妙音还有把婴儿时候的事情都搬了出来,但是有一点你没有承认的是,你也是对我也有好感的!”

小师姐被元夕突然这么一说接着又是沉默不语,元夕轻叹道:“小师姐,今天我也不逼你,你以后好好想想吧,今天我其实说这番话,不只是因为上午我对你那个这么简单当时我看着你的眼睛,我就觉得我和你之间好像有过往事,但不是不知道是何时,好像是在梦里,在梦里,我好像忘了很多人,很多事,忘了很多很多,但是,我却是忘不了你,忘不了你的眼神,小师姐,你是否也有同感呢”

小师姐听元夕这么一说,也是浑身一震,她也好像在梦里见过元夕的星眸,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可是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,小师姐完全没有半点头绪。

元夕抬头看着漫天星空,只觉得这片星空很是熟悉,却又很陌生,心有所感道:“小师姐,我忽然想起了一首诗,就当做是送给你的临行礼物吧”

元夕低沉着嗓音,将涌到心中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尽皆抒发出来:

“我们在哪颗星上见过

我们在哪颗星上见过,以至如此心灵相通;

我们在哪颗星上心灵相通过,以至如此相互思念;

我们在哪颗星上相互思念过,以至如此彼此深爱;

我们在哪颗星上彼此深爱过,以至如此依依不舍;

我们在哪颗星上依依不舍过,以至如此心痛如殇”

小师姐猛地看向元夕,“好凄美的诗啊,怎么竟和此刻的两人遭遇十分的吻合,我们在哪颗星上见过,我们在哪里见过呢,才以致如此心灵相通,相互思念,彼此深爱,依依不舍,才像现在这样心痛如殇”

小师姐止不住地遐想,元夕的低吟仍在继续:

“我们在哪颗星上分别

我们在哪颗星上分别,以至如此期盼辉映;

我们在哪颗星上玩耍,以至如此渴望快乐;

我们在哪颗星上谈心,以至如此追求灵犀;

我们在哪颗星上休息,以至如此向往宁静;

我们又在哪颗星上入睡,以至如此呼唤黎明”

本章完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书客吧小说网小说最全,更新速度最快,请大家记得我们的网站:书客吧小说网!如果忘记本站网址,可以百度一下:书客吧小说网,即刻呈现!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不要忘记把本站加入书签哦!

上一章:第23章 华夏古国学院 返回《元始纪之守望星辰》目录 下一章:第25章 最亲的情人